《澎湃新聞》:勞動者之歌|清華博士畢業來上海當一線電工,成工人發明家

  清華大學博士畢業,謝邦鵬成了一名電工。

  從不知道怎么接線的“菜鳥”到工人發明家,他在一線已干了九年。以他名字命名的創新工作室成立兩年多來,已發表EI論文6篇、核心期刊論文15篇,獲得發明專利授權5項、實用新型專利授權25項。

  近日,澎湃新聞記者采訪了國網上海浦東供電公司運檢部副主任謝邦鵬。

  謝邦鵬在工器具倉庫里檢查繼電器的備品情況。

  “三清博士”上崗做電工

  因為本、碩、博都在清華大學完成,謝邦鵬被稱為“三清博士”。

  1982年3月,他出生于四川,17歲那年以當地高考狀元的身份考上了清華大學電機系。9年苦讀,謝邦鵬取得清華大學博士學位,進入國網上海浦東供電公司。

  然而,他剛上班就遇到了難題?!霸諼頤槍?,所有新員工都必須先到一線工作,所以,我就這樣成為一名一線電力工人?!斃話釓艋匾淥?,2008年冬天,他結束輪崗培訓第一次到現場工作,不知道怎么接線、怎么校驗,完全搭不上手。帶他的師傅耐心地用上?;案步?,可他完全聽不懂上?;?,在寒風中直冒汗。為了讓他聽懂,師傅特意學講普通話,謝邦鵬內心涌起陣陣感動。

  2009年,謝邦鵬第一次參加搶修,卻遲遲查不出故障原因。一名中專學歷的工作負責人輕輕推上一枚小開關,準確無誤地說出了問題所在。這樣的經歷使他明白現場的經驗積累同樣重要。那段時間,他成為了班組里擰螺絲、接線頭、看圖紙、做筆記最多的人。

  謝邦鵬在搶修現場查閱圖紙。

  2010年,謝邦鵬從一線員工成長為現場工程師,因為工作表現突出,被抽調參與上海世博區域變配電設備的運行維護。當時,世博園區還在建設階段,車輛無法駛入,要排摸設備情況只能靠雙腳步行,謝邦鵬每天都要走二三十公里。

  有一次,為了查清楚兩個設備,他到地底下去查看,工作服上全是濕泥巴,裹了一天濕衣服,第二天就發起了高燒。

  他帶著高燒去世博軸站查看,卻吃了“閉門羹”。用戶站站長想提供些資料草草了事,不愿讓他進站拍照查看。謝邦鵬耐心講解排摸的重要意義,講了半個多小時,終于做通工作,將世博軸變電站所供的配電站和泵房一一走遍,精確繪出1224條線路的接線圖。

  2014年初,110千伏迪士尼變電站落成,光伏微網設備首次進入上海的變電站,謝邦鵬和同事們承擔重任,調試這一全新智能設備。上海的冬天陰冷潮濕,工作間內空調因電站尚未投運送電而無法啟動,自動化屏柜、電腦鍵盤都是冰冷的,調試了一會兒手指就凍僵了,謝邦鵬帶著員工們在站內跑步熱身,然后再接著干,使迪士尼變電站順利投運。

  “我想,當迪士尼華燈璀璨的時候,光彩映射在孩子們的臉上,那個笑容一定是最美的?!斃話釓羲?,他也有那么點小小的私心,等自家的寶貝長大了,就帶他來這里,告訴他這一座座奇幻絢爛的城堡,其實也離不開爸爸和電力人施的美麗“魔法”。

  一項發明靈感來源于“曬被子”

  2015年,謝邦鵬高票當選為“上海市十大工人發明家”。以他名字命名的創新工作室成立兩年多來,已發表EI論文6篇、核心期刊論文15篇,獲得發明專利授權5項、實用新型專利授權25項。

  他的一項發明,來源于“曬被子”。2010年,謝邦鵬做大電流試驗時,發現沒有合適的專用短接工具,只能采用自制的鋁網線、銅排頭,這樣的連接不僅不牢靠,而且稍一疏忽就有觸電危險。如何解決這一問題?謝邦鵬百思不得其解。一個天氣晴好的周末,他在單位加班,叮囑妻子別忘了把家里的被子曬出去?!胺判陌?,都曬好啦,還用夾子夾在曬衣排上了?!逼拮擁囊瘓浠?,給了他靈感。

  謝邦鵬由此發明出“鷹嘴夾”,保證了夾子與母線之間有充足的接觸面積和導電性,可實現“一秒接入”。這項成果獲得了國家發明專利和上海市科技創新三等獎,并在國網上海市電力公司下屬11家分公司和數個工程公司中廣泛應用。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