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歷史觀看上海城市精神與改革開放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五四”新文化運動100周年,同時是上海解放70周年。對上海解放70周年的最好紀念,莫過于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為指導,將上海城市精神傳承與改革開放實踐,放在新中國發展史和近代以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中去理解和領會,放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中國人民“站起來”“富起來”和“強起來”的歷史邏輯中去衡量和把握。其中,最為關鍵的是,如何辯證地和歷史地看待上海解放前和解放后,以及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的實踐關聯。

  外灘早在20世紀30年代就被稱為“遠東華爾街”

  上海解放后,積極推進工業基地建設,上海無線電十二廠,上海第二電表廠,豐華圓珠筆廠等企業在外灘大樓進行生產經營。

  進入20世紀90年代,為進一步增強上海經濟中心功能,上海決定恢復建設金融街。市政府以身作則,率先遷出外灘12號大樓。1996年上海浦東發展銀行入駐12號大樓,成為當時“重振金融街雄風”的標志性事件。1998年,美國友邦保險重新入駐17號,成為第一家重回昔日“遠東華爾街”的外資金融機構。到1999年,外灘原有的34幢銀行大樓,相繼迎來新戶主:美國花旗銀行、泰國盤古銀行、中國農業銀行、光大銀行、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等都在外灘相聚。

  辯證地看待上海解放前后關聯

  自近代開埠以來,上海一直是中西文化碰撞、交流和融會的場所,是中國經濟社會現代化發展的前沿陣地。辯證地和歷史地看待上海解放前后的實踐關聯,舉其大端而言,我們認為至少要注重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是馬克思主義在上海的早期傳播與中國共產黨的正式誕生。上海以其對外通商的口岸優勢,同時又遠離當時的政治中心,當仁不讓成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早期傳播的文化重鎮。據相關專家的考證,1899年上海出版的《萬國公報》最早提到了馬克思(馬客偲)和恩格斯(恩格思),1903年上海廣智書局出版了趙必振翻譯的日本人福井準造所著《近世社會主義》,是為近代中國第一本較系統地介紹社會主義學說的譯著,1918年《東方雜志》最早介紹了列寧的生平,1920年,陳望道先生翻譯的《共產黨宣言》第一個中文全譯本在上海問世。馬克思主義在上海的廣泛傳播,為中國共產黨在石庫門的正式誕生創造了各方面的有利條件,可謂偶然中有必然。從此以后,紅色文化成為上海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一道亮麗的風景和一種不可磨滅的歷史基因。

  其次是兩次淞滬抗戰所具有的重大歷史意義。淞滬抗戰充分體現了上海在中華民族興亡中的作用?!耙歡恕變粱拐獎⒑?,由蔣光鼐及蔡廷鍇指揮的第十九路軍和張治中指揮的第五軍先后投入戰斗,浴血奮戰近兩個月,連續挫敗日軍進攻,使其三易主將,數次增兵,死傷逾萬;“八一三”淞滬會戰,則是中日雙方在抗日戰爭中的第一場大型會戰,也是整個抗日戰爭中進行的規模最大、戰斗最慘烈的一場戰役,對內具有全民抗戰性質,對外是整個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由于主客觀多方面的原因,兩次淞滬抗戰最終都以階段性的失利而告終,但中國軍民的英勇頑強不僅給予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擊,粉碎了其“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言,而且以血的事實和慘痛的教訓激發了廣大民眾抗日救國的強烈熱情。并且,從長遠來看,兩次淞滬抗戰為上海這座中國現代化進程中崛起的新興都市,灌注了一種中華民族終究要以獨立自主的身份屹立于世界各民族之林的血性、剛強和豪邁的氣質。在上海,中華兒女以熱血譜寫了義勇軍進行曲,鑄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

  再次是“租界”的雙重性質及其在上海經濟社會現代化發展過程中的作用。眾所周知,“上海租界”是中國近代租界史上開辟最早、存時最長、面積最大的租界:1845年11月,清政府蘇松太兵備道宮慕久與英國領事巴富爾共同公布《上海土地章程》,設立上海英租界,此后,美租界、法租界相繼辟設;1854年7月,英法美3國成立聯合租界,1862年,法租界從聯合租界中獨立,1863年,英美租界正式合并為公共租界,此后,法租界和公共租界成為“上海租界”的基本格局;面積最大時,法租界占地約1.5萬余畝,公共租界占地約3.3萬余畝;1941年12月,日軍占領公共租界,不久,美英法等國向中國政府交還租界?!白飩紜鋇乃匭災試謨冢閡環矯媸俏鞣攪星殼致災泄橢趁窕叩牟?,是近代中國民族屈辱史的象征,另一方面是中國興辦近代產業和實施現代城市管理的試驗田,中國現代教育、出版、新聞、體育、美術、音樂、藝術的發源地,江南文化與西方文明在此碰撞、淬煉、交匯,形成了海派文化,催生了紅色文化。

  辯證地看待上海改革開放前后關聯

  歷史訴說著未來,對歷史的敘述更應該立足于未來。紀念上海解放70周年,我們不僅應當辯證地和歷史地看待上海解放前后的實踐關聯,更應當辯證地和歷史地看待上海改革開放前后的實踐關聯。

  首先,我們要正確估量和恰當評價改革開放前三十年上海艱苦奮斗的歷程與成果。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刻指出,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有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這樣兩個相互聯系又有重大區別的時期,但本質上都是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探索,對兩個時期要正確評價,既不能用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后的歷史時期。我們在評價上海改革開放前三十年的經濟社會發展實踐時同樣如此,不僅不能簡單否定,而且要實事求是估量和評價這個歷史時期上海自身經濟社會發展的實際水平及其在推動全國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的突出貢獻。

  其次,我們要辯證地和歷史地看待上海從改革開放的后衛到前鋒的時代角色的轉換??梢運?,新中國成立以來,上海由于其工商業、服務業以及城市治理和財力等方面的突出優勢和卓越貢獻,長期被譽為“共和國長子”,始終是黨領導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一張“王牌”。同樣可以說,正是由于上海在全國的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具有舉足輕重的突出地位,鄧小平同志當年布局全國的改革開放時將上海留作了“后衛”。上個世紀90年代初,隨著國內外經濟和政治形勢的轉變,黨中央不失時機地推出了上海這張“王牌”,以浦東新區的開發開放為標志,向全世界宣告了中國走向更深程度和更大范圍的改革開放的信念與決心。新世紀尤其是新時代以來,由于肩負著“五大中心”“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和“長三角一體化”等國家戰略的重托,上海已經從中國改革開放的“后衛”轉向了“前鋒”。

  “九層之臺,起于累土?!鄙蝦U飧鏨緇嶂饕逑執蝕蠖際械腦杏統沙?,既建基于一百多年來對外開放的歷史積淀,更取決于新中國成立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推陳出新。上海要繼續發揚“海納百川、追求卓越、開明睿智、大氣謙和”的城市精神,以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交辦的三項重大任務與辦好進博會為四大戰略支撐,勇當排頭兵與先行者,打響上海服務、上海制造、上海購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把上海早日建設成為一個令人向往的創新之城、人文之城和生態之城,將是我們對上海解放70周年的最好紀念。

 來源:文匯報   
[關閉窗口]